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发现
2021-06-19 13:3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记者在潘石屹的认证微博上发现,2011年11月潘石屹曾前往神木,并“在煤矿井下200多米呆了几个小时”。据《北方新报》2008年10月报道,soho中国主要在北京开发高档商业地产,其推销的项目购买客户群主要集中在山西、内蒙古、陕西等能源较多的省市。

商业地产项目由于不受到限购的影响,一直都是众多投资资金的流入地,也正因如此,许多投资客选择了写字楼、商铺作为资金沉淀之处。

据新浪房产报道,三里屯soho的客户群体中,超过四成是曾购买过soho产品的老客户,三成以上是老客户推荐而来的新客户。

在上述的事件背后,潘石屹和重量级客户的微妙关系也一次次被推上风口浪尖。

1月31日,有网友发帖称,龚爱爱大部分物业来自soho中国,潘石屹由此陷入“洗钱”质疑。对此,soho中国在微博上澄清,龚爱爱买房时持有的身份证,签约时经公安部身份信息系统验证有效。潘石屹则称,作为一家企业,“我们没有能力知道她到底有几个身份证”,只能相信政府公开的信息。

2012年9月,北京市朝阳法院受理一起因漏水引发的财产损害赔偿案件,涉案被告之一正是近日被媒体报道有4个身份证的神木“房姐”,另一被告则是其“合伙人”高引娥。

随着上述纠纷的曝光以及网上微博的进一步爆料,龚爱爱背后的“神木购房团”似乎渐渐浮出了水面。除了“龚仙霞”的户口已被当地公安机关注销,令上述案件的法官感到为难外,高引娥也被法官查出存在不只一个户口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查阅了神木县多个政府机关网站后发现,高引娥的名字出现在2010年的一份政府工作通知上,在文章最后的落款上,赫然写着“县食安委办公室联系人:高引娥”。记者根据文后所附的电话多次拨打,均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。

在陕西神木“房姐”龚爱爱背后,似乎还隐藏着更为庞大的“购房团”,其盘根错节的利益纠葛笼罩在三里屯soho上空。潘石屹这位房产界大佬,已经成为公众目光的焦点。

对于上述案件的进展情况,该员工表示,熟悉情况的老员工都不在,“我们都是新来的”,并由此拒绝了记者进一步采访的要求。

该人士坦言,这件事情会对soho中国产生负面的影响,但从销售层面来说,影响不会太大,毕竟转型后的soho中国,已经由大面积散售变成了以自持物业为主。

昨日(2月3日)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再次探访了位于工体北路8号院,三里屯soho商场3号楼6层的伊贝莎风尚主题娱乐有限公司,目前该ktv正常营业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前台接待人员表示,依贝莎风尚主题ktv确实租赁了“房姐”的房屋。但对于租金如何缴纳,该接待人员说,“这需要问老板”。

“房姐”事件在网络上大面积爆发之后,潘石屹再也坐不住了,转发了soho中国官方微博的声明并公开澄清:“网上传言我们公司与龚爱爱串通洗钱,完全是无稽之谈。我们做为一家企业,只能相信政府公开的信息,我们没有能力知道她到底有几个身份证,哪些是假身份证。我很高兴看到网络净化能力,让一切黑暗都暴露在阳光下。”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,在龚爱爱的同事中,也有一位名叫杨利平的人。他的职务是陕西省神木县农商行副行长。此杨利平是否彼杨利平?目前并没有明显的证据。不过,有微博曝料称高引娥与杨利平是夫妻。虽然目前无法从官方渠道确定杨与高的关系,但两人的行踪多有重合。知情人士称,杨利平在北京、海南有数套房产,北京包括怡海花园,以及海南的别墅等。而且,此前有媒体查询后称,高引娥去年一年的出行轨迹集中在北京、西安、榆林与三亚、海口五地。

业内分析认为,房姐事件的曝光,揭露了开发商“大客户”模式背后的寻租空间,开发商此后在售房时将会多一份考虑。

据 《新地产》报道,三里屯soho开盘当天的成交额便达20亿元,销售额排在前20的几乎都是矿老板。据《安家》杂志报道,当时陕西的一个煤矿主签下一笔2.5亿元的合同,买下三里屯soho最好的一层写字楼。

但对于商业地产项目销售的“回扣”问题,记者在此前的采访中也曾有过接触。记者曾以购房者身份咨询过位于北京通州区一商业广场的整售业务,该销售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,如果记者可以向他们介绍客户,可以获得300万元的奖金。

位于朝阳区工体路8号的16间房屋,目前由北京伊贝莎风尚主题娱乐有限公司承租并经营ktv,由于该公司在开业前发现房屋出现漏水,导致开业延期等问题,便一纸诉状将房东告上法庭。巧合的是,房东正是龚爱爱与高引娥。

公开信息显示,在陕西、山西,潘石屹发掘了一大批客户。自soho中国成立以来,其大部分的投资客户都来源于河北、陕西、山西、内蒙古等接壤区域的能源商人和其他财富群体。在其一些项目中,山西和陕西的客户比例甚至高达80%。

除了对于两人关系,另一个质疑的关键点围绕在龚爱爱是否收了潘石屹的“回扣”。

微博上有人爆料称,龚爱爱带了7个 “煤老板”来买潘石屹的房子,在房子卖掉后,龚爱爱便把本来属于销售的提成全部都拿走了。

随着上述事件的持续发酵,事件还开始由三里屯soho扩展到建外soho。

昨日有微博爆料称,潘石屹“亲自提拔”的建外soho业委会主任张红旌也拥有近10套豪房。按当前的市场价格估算,保守价格有4000万~6000万元。对于潘石屹与张红旌的关系,则在网上被人质疑为 “soho中国和建外soho东区业主委员会有千丝万缕的关联,soho中国老板和张红旌是密不可分的利益联盟”。不过该说法未经潘石屹确认。

对此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多方联系了soho中国内部相关人士,但几位人士的电话均处于无人接听状态,有接近soho中国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目前对于“房姐”一事,soho中国已全面实行了“封口”。

但潘石屹的回复并未让所有的网民“买账”,一部分质疑的声音则围绕在:龚爱爱如此重量级的大客户,潘石屹怎可能一无所知?

“这件事情过后,对于商业地产项目出售肯定会有一些影响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商业地产项目的负责人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。在其看来,“房姐”事件已经对整个行业产生了负面影响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发现,除了上述回应外,潘石屹微博上再也没有任何涉及此事的信息。有接近soho中国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目前soho中国已全面实行了“封口”。

“商业项目特别是整售的话,体量都比较大,销售渠道不是很广,需要通过很多分销或者是大型的商业销售中介来帮忙完成。”一位房地产咨询机构的人士向记者坦言,这样的“提成”在业内并不少见。

“对于客户的信息,特别是大客户的基本信息,开发商还是有所了解的,但并不是知道得特别详细。”一位不愿具名的商业地产营销人士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“在商言商,开发商只会关注供求关系双方,对于对方的钱是否来自合法渠道,开发商没有权利去追问客户。”

上述业内人士向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此事爆发之后对于商业地产的销售会带来一定的影响,“其实房屋交易是很透明的一个环节,对于开发商而言,只要购房者的身份通过审核就可以购房,自然不会去关注过多的购房之外的问题,但这一事件也会影响开发商多一份考虑。”

同时,在网络上流传的一份据称整理于soho全盘业主资料的名单显示,紧随“高引娥”之后的还有另一个名字,杨利平。后者作为高引娥的“合伙人”也频频出现,似乎与其关系不一般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gzkwl.cnbckbet注册|注册彩票送18|注册下载送18彩票平台版权所有